当前时间:
通版阅读请点击:
展开通版
收缩通版
当前版:07版
扶贫路上
周丹丰
  一晃,下乡扶贫的工作已经坚持快两年了。每次驻村整理档案,入户访谈,都能在下乡途中欣赏到美丽乡村建设的乡情乡景。正如宋代大词人苏东坡所言,“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。”
  每次,我接到下乡扶贫的任务,从县城出发,一路盘山公路绕来绕去,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到达峦庄元岭,必要休整几分钟,喝口水,抽支烟,解个手。总之,歇息片刻,来几个晕段子,谈笑风生,同事们默契感倍增。车子再经过峦庄街道,买点儿吃的喝的,到包扶村峡河。我的内心深处,都会浮现出一个想法:待在县城是多么幸福啊!不仅每天有家人陪伴,还有同事们一起工作,一起奋斗。虽然辛苦,可是,大家默默地坚守着,肩负着一份职业,一份小小的使命,虽略显卑微,但却每天有点小幸福。
  我包扶三户,共计四人,有两家已经脱贫。我包扶的第一个人叫王连有,这是一个76岁的老汉,岁月的沧桑爬满了他的脸庞。每次见到他,还没说话,我就会想起我的爷爷。其实,在生命中我也把他看成了自己的一个亲人呢。否则,咋会隔段时间就会来看看他,嘘寒问暖!每次过了河,来到他家,他不是斜靠在又旧又小的房间门框边,就是在门前忙碌着。他着一身深蓝色中山装,好像没换过。发完烟,我们就拉起家常。我才知道,这个老人不简单,身世可怜,一辈子没有亲生儿女。年轻的时候,说了一个老婆,可怜命运不济,人家嫌他家贫如洗,刚好也没有孩子,离他而去,到外面讨生活了。后来大概在六十年代,渭南有一个女人拖家带口三女一男,逃难至峦庄峡河,便和他搭伴过日子,生活异常艰辛,可是风里来雨里去,几十年如一日,都挨了过来,把几个娃拉扯大了,自己也就老了。老伴儿却嫌弃生活不易,离他而去,狠心跟了别的男人跑了。前些年回来得病走得早,留下他一个人孤独的与老屋相伴。三个女子先后出嫁在山里,生活相对来说,也都比较把作,大女子因病也走了。只有二女儿三女子不时回来看看老人,虽不是亲生的,但是养育之恩,岂能忘记?儿子就住在身边,老汉的生活就有了依靠。天麻种不了,儿子帮忙呗。日常生活没啥娱乐活动,就是听收音机,电视他没钱买,只能到儿子与邻家蹭看,有时也碍于情面,不好意思打扰人,常就一个人待在家里抽闷烟。老人家的心态是好的,身体也算健康,在我看来,也是一种幸福。这么大年纪,国家发得有低保金和高龄补贴,再靠儿女们的赡养接济,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够了。住在这神仙待的地方,青山绿水,山高路远,不仅水质好,空气好,时间仿佛都凝滞了不前,你说人能不长寿啊!听说,孙子在外地干着修车的营生,给人家打工,收入不错。今日下乡,刚好到户里,见到了他儿子,说今年没时间出去打工,在家务弄了些天麻,卖了两万多呢。
  我包扶的第二户王刘成,这是一个肢体残疾的可怜人,今年34岁,没有成家,一个弟弟在外地打工赚钱,父亲早逝,母亲帮忙料理家务,不然我看他生活都难自理。他与母亲单独开户,享受了国家危房改造项目资助,今年在大路边上和弟弟合盖三间楼房,他弟没有国家补助,完全是自己出钱。我下乡几次,他们都在盖新房子。进了门,拉起话来,他说,今年雨水多,盖房工期加长了,不然早到宝鸡眉县他弟家里了。那边每天在广场上在他母亲的帮助下,卖氢气球,每月还有三五百块钱的收入,待在家里,是没有收入的呀。说起王刘成的残疾,他母亲充满了愧疚感,她说怀孕的时候,自己身体不好,医生开中药吃了,生下他就这样了,是我把娃害了呀!王刘成说话灵灵醒醒,也不算笨人,可是一级残疾,每月拿国家残疾补贴和摆地摊收入度生活。在我看来,他想找个媳妇,太难了,这辈子只能靠着母亲过日子了,可是,母亲年龄大了,身体好也就罢了,倘若有个三长两短,真熬煎啊。车到山前必有路,也许还可以集中供养呢。今天,和他聊起未来,我看他一脸茫然,对未来很迷茫。我只有鼓励他,现在日子过得好着,房也盖了,不愁吃,不愁穿,我看你每天也有手机玩,不错哩,过去皇帝都没手机,还见过啥叫网?哈哈,王刘成笑得嘴张多大。
  我包扶的第三户管平和母亲李秀琴。今年,他们移民搬迁已经住进了峦庄街道的新房子。管平父亲因病前几年丢下母子俩走了。生活的重担落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,可是,他人穷志不短,在长安县饭店打工,学习烹饪厨艺,现在又在西安北郊一家酒店上班当厨师,靠着自己的辛勤奋斗,一个月也有4000元工资呢。母亲在家栽种了些天麻,平时没事就到山外咸阳女儿家帮女子带娃,今年还领到了国家的产业补贴和务工补贴。前两天,我打电话,李秀琴大妈说,因为移民搬迁房已经入住,村干部说让回家配合乡镇扒掉旧房子,房基地就退还成地成林了。李秀琴也是挺高兴的,她说,过去的旧房子实在是不能住人了,如今,住在宽敞明亮的新房子,干净卫生,环境好,下楼购物方便,小区人也不少,早晚出了门就能跳广场舞,偶尔约人打打小牌,日子过得也算轻松自在幸福。我说,比我们上班的人自由啊。她说,那不能比呀,你们工资待遇高,也是为国家干事哩!我们是在混日子。我说,其实,说实话,我挺羡慕当农民的生活,最起码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呢。我听见,电话那头,她笑得很甜蜜。

Copyright 2001-2014 商洛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
陕ICP备12003132号
本站禁止通过代理服务器访问